媒体看域潇

2012年8月31日济南时报就我司获得采矿证的最新报道

发布时间:2012-08-31
发布单位:济南域潇集团有限公司
浏览量:297

域潇拿下莫桑比克最大金属矿
希望钛粉能卖回济南,有意加速“抢矿”却遇资金难题

        8月29日下午,记者见到中午刚从北京赶回济南的济南域潇集团董事长吴涛。他此行目的是就从芬兰采购一套价值2亿多元的采矿设备与合作方洽谈。上月19日,他们刚获得莫桑比克最大金属矿的采矿证,设备就是为开采该矿准备的。
        据他介绍,到时开采的钛、锆等有可能卖回济南。现在的问题是,国内外企业正纷纷到莫桑比克“抢矿”,购买探矿证和探矿都需要大量资金,多年只投入不产出,使仍有心“抢矿”的他们急需流动资金。
面积相当于两个历下,锆藏量可供全球用一年
        8月2日,中国驻莫桑比克大使馆官方网站上,刊登了其经济商务参赞处提供的一条消息。消息称,济南域潇集团全资子公司非洲长城矿业有限公司获得了莫桑比克政府颁发的锆钛矿采矿证。这是我国在莫桑比克的中资企业在该领域取得的第三张采矿证,也是迄今为止该国矿产资源部门颁发的面积最大的矿产采矿证。
        据介绍,该矿区位于赞比西省,总面积达231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济南市历下区大。
        矿区勘探预测显示,经过对总矿区四分之一优选区域的勘查,已经确定金属重砂矿物986.8万吨,其中锆英石100.2万吨、钛铁矿836.6万吨、金红石33.7万吨、独居石16.3万吨,矿物价值约403.9亿元人民币。
        “这是保守估计的数据。”8月29日,吴涛再次强调,他们只对总矿区四分之一优选区域进行了勘查,如果更乐观地估计,藏量应该在2000万吨左右,矿物价值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近1000万吨意味着什么?据他介绍,以锆为例,约为100万吨左右,相当于全球一年的使用量。
        据了解,无论在高尖领域还是在民用领域,锆和钛的使用都很广泛,比如,家里地面上铺的瓷砖、喝水瓷杯的表面,耐火材料砖,都要使用锆。钛的使用也很广泛,从火箭到眼镜,钛都是重要材料。而我国的锆矿极度缺乏,目前95%的锆都依靠进口。
联手他人投资10亿开采,钛、锆有望卖回济南
        据吴涛介绍,他们对这个矿的运作已经持续5年。2007年,他们从当地一家企业的手里收购了该矿的探矿证,仅勘探就用了3年时间。
        目前,这一项目已经被国家开发银行和莫桑比克政府立项为两国重点支持矿业项目。域潇计划联合广西银河集团共同开发。项目合资公司由银河集团出资2.5亿元人民币资本金,占有51%的股权,域潇以项目所属采矿权入股,占有49%的股权。
        “正在为采矿做前期的准备,预计明年上半年就能正式开采。”吴涛说,他此次去北京,是就采购芬兰的采矿设备与合作方进行洽谈。
        据他说,仅这套芬兰设备就要花2亿元,包括采矿船、选矿设备等,此外他们还将投资建设专用码头,购买轮船等,预计投资总额为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亿元。
        到时所采的锆、钛等矿产,绝大部分将销回国内。据悉,目前我国是全球用锆最多的国家,使用量超过全球总用量的60%,且95%靠进口。
        吴涛说,其中钛粉很有可能卖回济南,因为济南的裕兴化工就是钛粉的使用大户。据了解,钛白粉是裕兴的主打产品之一,去年裕兴化工新建的年产10万吨金红石钛白粉工厂,是当前中国乃至亚太最先进的硫酸法生产装置,将使裕兴重回钛白粉行业龙头地位。未来3到5年,裕兴还将采用硫酸法和氯化法技术进一步扩充产能至30万吨/年。
        吴涛说,钛粉正是生产钛白粉的主要原料之一。此外,济南及周边很多企业也在大量使用锆。
想抓紧“抢矿”,资金成最大难题
        如果一切顺利,明年正式开采后,该矿将成为域潇集团到非洲“淘矿”以来第一个给他们带来收益的项目。
        据了解,创立于1995年的域潇集团,从2006年开始到非洲“淘矿”,是第一家到莫桑比克开发矿产资源的中国民营企业,到目前为止,在莫桑比克已取得60多个探矿权和7个采矿证。
        据吴涛介绍,60多个探矿权多数是从别人手中收购的,这需要投入。
        更大的投入是探矿。取得探矿证后,他们委托国内有资质的探矿机构前去莫桑比克帮助探矿。对方会派出一个专家团实地勘探。专家涉及众多学科,如必须包括水文、地质、化探、物探、钻探、化验等方面的专家;专家到位后,他们还要请有资质的施工队进行钻孔等,有时探一个矿要打两三千个孔;然后是取样、化验、撰写报告等。
        “探一个矿,光图纸、报告就有1米多厚。”吴涛说,拿到报告后,他们还要拿回国内进行评审。在评审委员会对报告中的勘探数据进行认可后,报告才有价值。
         据了解,目前,正有5个勘探队在莫桑比克为域潇探矿。
        “费用相当高。”据吴涛介绍,不同的矿,全套程序走下来,仅勘探费用就从数百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
        收益只有等到开采后才会有。考虑到资金和技术等方面的问题,域潇一般选择与其他企业合作开发。2010年8月,他们以三个石灰石矿采矿权和1200亩建厂用地入股,与中国水电集团公司及中非发展基金签订三方合作协议,共同设立非洲长城水泥制造有限公司,开发这三个石灰石矿。此前,他们还与海南有色金属矿业有限公司合作,共同开发其拥有采矿权的一个锆钛矿。目前在建的项目有4个。
        由于这些项目的建设周期都比较长,仍处于建设阶段,目前都还没有产生效益。
        在吴涛看来,莫桑比克还有很多机会,他希望提前收购更多的探矿权,对更多的矿进行勘探。“现在探矿证比前几年贵了很多,”吴涛说,比如,几乎同样品质的矿,几年前他们购买探矿权时只需要5万美元,现在价格已经到了1000万美元。“现在不买,过几年可能就到5000万了。” 据了解,近年来,各国矿业公司纷纷到莫桑比克“淘矿”,矿产价格也跟着涨了起来。
        多年只投入没有收益,已经让域潇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此时,要想进一步“抢矿”,吴涛直言,资金成为他们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曾卖掉办公楼筹钱,所赚“洋钱”将汇回济南
        急需资金,但对于域潇来说,融资渠道又相当有限。
        他们手里握着一大把在很多企业看来价值不菲的探矿证、采矿证,如刚取得采矿证的上述矿产,矿物价值达约403.9亿元人民币,而且还在莫桑比克有不少土地等固定资产,但他们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
        莫桑比克比较贫穷,只有一家银行,域潇根本不可能从他们那里获得贷款。当地的外资银行,一般又只贷款给十分成熟的项目。
        想从国内银行贷款,一个难题出现了——— 他们主要资产都在国外,境外资产又无法做抵押。
        2009年公司最缺乏资金时,他们不得不把位于济南高新区的4800余平方米的办公大楼卖掉,换回急需的3050万元人民币现金。去年,他们又把一个探矿权以8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他们与别人合资的一家公司,“这些钱全部投到非洲了”。吴涛说,无论是办公楼还是探矿权,出售都是不得已的事。
        国家开发银行主动变通的一个做法,让域潇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相对成熟的项目的资金问题。
        “我们采取‘内保外贷’的模式。”吴涛说,简单地说就是,国内的域潇总公司或合作伙伴为取得合法境外投资许可的子公司提供担保,然后由境外子公司用土地、房产、采矿证、探矿权、股权等作抵押,向国开行申请项目贷款。          据吴涛介绍,他们的一些项目就是通过这种模式获得国开行的项目贷款的。
        这种做法能操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国开行在包括莫桑比克在内的世界各国都有分支机构。
        但“抢矿”中购买探矿权、探矿证等所急需的流动资金,则无法通过这种方式获得。
        他们曾经找到一些商业银行,希望对方给予他们贷款,并表示有大量的国外资产可作抵押。结果他们发现,很多国内商业银行尚未开展跨国支持国外采矿权抵押的政策。“国内几乎所有商业银行在莫桑比克没有分支机构,一方面,他们无法评估域潇在境外的资产和潜在风险;另一方面,一旦出现风险,银行将无法根据国内法律处置域潇用作抵押的境外资产。”吴涛认为,这是很多商业银行拒绝给他们贷款的重要原因,他们很无奈,但理解。
        他希望由对他们知根知底的有关政府部门协调银行与国开行横向联合,由国开行的分支机构负责考察域潇在境外子公司的资产并办理抵押,共同提供贷款,然后再由在国内的域潇总公司或合作伙伴提供担保。
        吴涛说,如果有5000万到1亿元的资金,他们在“抢矿”中会更加进退自如。
        据他介绍,目前他们在探的矿中包括铁矿石,到时包括济钢在内的钢厂都可能成为他们矿的买主,“在同等条件下,我们肯定会卖给济钢”。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投入远多于收益,在税收等方面对济南的贡献暂时不大。而一旦正在建的项目产生效益,我们总部就在济南,在国外赚到钱当然会汇回济南。”吴涛说,到时所得税等相当一部分税收将留在济南。而且他们的项目的服务期都在15年以上,预期收益不错,因此贡献将是持久的。

以上原文报导来自以下原文链接:http://jnsb.e23.cn/html/jnsb/20120831/jnsb9737485.html

0.09105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