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看域潇

济企海外淘矿急需资金“输血”

发布时间:2014-09-03
发布单位:济南域潇集团有限公司
浏览量:193

  日前,济南域潇集团在莫桑比克开采的砂矿石已成功运回国内销售。

  济南域潇集团海外市场负责人杨德慈最近可谓喜忧参半。喜的是,企业在莫桑比克再次拿到两张采矿证,前几年开采的锆钛矿石、矿粉也已成功回运国内并批量销售;忧的是,因缺乏资金,公司无力开采到手的新矿,“眼看着地下有钞票却无力去捡”。山东恒源石化的负责人王有德最近也在纠结,面对“无米下锅”的窘境,他决定率队出国找油,然而面对中东复杂的政局,他感到彷徨、无助。

  长期以来,受资源、政策所限,民营企业与国企还难以同台竞技,为此不少民企选择出海求生。

  近日,从国家到地方,相继出台支持民营经济发展、鼓励民企走出去的引导性政策,我们不妨听听民企的故事、民营企业家的诉求。济南域潇集团在莫桑比克已获得5个锆钛矿开采权

  □本报记者 苏冉

  外市场调研、取得开发资质、投资建厂、成品回销国内……一家民营企业从“走出去”到获得投资回报大约需要多长时间?济南域潇集团给出的答案是8年。日前,这家头顶“中国首家进军莫桑比克矿产行业民企”等光环的济南本土企业,因海外矿权在国内银行无法融资,目前已无力投资开采新矿。

  [最新消息]两个锆钛矿已见收益业绩超过央企

  “我们在外面还是干出了一些名堂,没给咱济南人丢脸。”见到记者,济南域潇集团副总经理杨德慈从包内拿出了一张A4纸,上面打印着商务部和中国驻莫桑比克大使馆在官方网站发布的同一则消息:“2014年4月25日和7月21日,济南域潇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非洲域潇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相继获得莫桑比克政府颁发的两个锆钛矿采矿证。至此,该集团在莫已获得5个锆钛矿开采权。”

  “两个新矿的总面积比一个历下区还要大。”杨德慈介绍,除采矿权外,域潇在莫桑比克还握有40多个探矿权、4个锆钛矿开采项目、3个水泥项目、2个房地产项目及1个矿权勘探项目。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开采的两个锆钛矿目前已实现效益回运。该业绩令诸多同在莫桑比克淘矿的央企也自叹弗如,因进入时间晚,不少央企项目尚处于矿区勘探阶段。

  杨德慈说,中国作为锆钛消费大国,一年需求约为400多万吨,但国内锆钛仅存于海南等少数省份,95%以上的锆要依赖进口,所以根本不愁销路。由于钛粉是生产钛白粉的主要原料之一,包括济南裕兴化工在内的多家本地化工企业已经与域潇方面洽谈合作。

  [出海经历]矿区多地雷、毒蛇探矿程序复杂

  “我们企业是下了房地产这趟末班车,赶上了国外投资的早班车。”他介绍,域潇集团在2000年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由于起步较晚,企业感觉凭自身实力在地产领域很难有大的作为,遂有了转行的念头。2006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宣布了对非务实合作八项举措,其中包括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设立中非发展基金等。域潇集团看准时机,到博茨瓦纳、南非、莫桑比克等国考察,最终在2007年买下莫桑比克马普托地区的一处石灰石矿山探矿权,从此迈出了海外淘矿的第一步。

  “在非洲开矿十分不易。”杨德慈介绍,非洲治安和法制环境比较差,经常发生绑架、勒索等事件,不仅如此,莫桑比克矿山地区暗藏很多地雷,密林沼泽里也有毒蛇,探矿工人的工作环境比较恶劣。此外,探一个矿需要近半年时间,期间仅调研测绘报告和图纸就有1米多厚,这些报告需要拿回国内进行评审,只有勘测数据准确无误后才能决定是否开采。

  功夫不负有心人,目前莫桑比克政府已将绝大部分区域划为资源禁区,不允许外资企业开采,而对于出手较早、手握几十个探矿权的济南域潇来说,则无疑占得了先机。

  [发展困境]“明知地下有钞票但就是拿不到”

  “历时8年,目前已有两个矿成功开采回运。”杨德慈介绍,开矿是个需要前期投入大量资金、见效周期比较长的行业。以探矿为例,平均每个矿仅购买设备、地质评估勘探、工程作业等就至少需要几百万元人民币,采矿花费数额更大。为在当地站稳脚跟,企业这些年已累计投入3亿多元人民币用于购买探矿权和采矿权。

  目前,虽然手中握着几十个探矿权和5个金属锆钛矿采矿权,但企业却没有资金进行新矿权的开发。“这就好比你明知道地下有大把钞票,但就是拿不到。”为此,杨德慈几乎跑遍了济南市所有银行,希望办理抵押贷款。然而,银行方面的答复是,他们没有开展跨国采矿权抵押业务,且银行在莫桑比克没有分支机构,无法评估域潇在境外的资产和潜在风险,一旦出现意外,银行无法根据现有法律处置域潇用作抵押的境外资产。

  “探矿权和采矿权都有时间限制,如果资金迟迟不到位,企业只能以低价与国际锆钛矿企业合作开发所取得的矿产资源或卖掉部分矿权。”杨德慈无奈地表示,好不容易拿到的矿权,用这种方式处理实在太可惜了。


0.090435s